<b id="djohw"></b>
    1. <u id="djohw"></u>
          您好,歡迎訪問岳陽市政協門戶網站!
         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 品質政協 > 理論研究

          【我與人民政協不解緣】李望生:我與政協的故事

          時間:2019-08-08 16:01:01    來源: 岳陽市政協    點擊:0

          李望生

          其實,我是在1996年才成為一名市政協委員的。可是,早在八年前,不,應該說是十年前,我的那些老同事和部分親戚朋友,就把我當成了"政協的"。

          1986年12月,我被批準加入中國民主同盟。我入盟的消息傳到我原來的工作單位,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。后來,我的一位老同事給我講了這么一個故事:說是那次基層干部會議將散時,一位主管意識形態的局領導非常嚴肅地宣布了一件事,他告誡在座的基層干部們,以后說話辦事要注意點影響,因為“我們這里再也不是那么純潔了,我們這里出了一個國民黨!"另一位局領導說:“民盟不是國民黨。"那位局領導一臉的茫然:"不是國民黨?你說是什么?"另一位局領導也有點蒙圈:“是……是政協!"

          1988年6月,我調入民盟市委機關工作。辦完手續后,我去向老同事們辭行,一位老同事問我:"你去的新單位叫什么?"我答:“民盟。"老同事說:"云夢?那還不如留在我們這里呢!"又是那位局領導為我解了圍,他說:"不是云夢,是政協!"當時民盟市委的辦公地點在竹蔭街,與市政協辦公大樓同在一個大院內,老同事們就都信以為真,我也解釋不清,好在當時我也認為,民盟不就是政協的一個界別嗎?政協不就是民主黨派愛國志士的家嗎?我是一個盟員,愛國志士不敢當,愛國者自認為還是當得起的,我不就是政協的人么?這么一想,我也就懶得去解釋了。

          及至真正當上政協委員,這才知道,并不是所有"政協的"都能當上政協委員,也不是所有的民主黨派愛國人士都是"政協的"。要成為一個"政協的",那是需要些本事的;而要成為一個政協委員,除了有些本事,還得有一顆赤子心,幾根錚錚骨的。

          政協委員的首要任務便是參政議政,而參政議政最首要不僅要有遠見卓識,而且要有當諍友的勇氣。這個勇氣一是建立在真知卓見上__這就要求你有扎實的理論基礎與實踐經驗;二是建立在敢求雅量上__梁漱溟的直言犯諫沒有幾根鐵骨是學不來的;三是建立在海納百川的包容上__這就要求你不僅要有敢于堅持真理的骨氣,還要有聽得進批評的胸襟;"幫忙不添亂",這可是李瑞環主席說的。這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,而做到了,你就是一名合格的政協委員了。

          記得那天我到曉朝賓館去報到,舉目望去,岳陽的才子佳人、名流巨匠,政界要人、企業明星,穿梭于報到大廳,招呼聲中流溢著快意;私語眼神里透露著責任;領了資料的匆匆離去__傳來陣陣關門聲;沒領資料的,相互提示著市計民生。報到完后我去找民盟界別的委員,找了七個人,六個人在寫提案,一個人在看資料。我也是要寫提案的,但那年我寫了個什么提案?還真是記不清了。為什么記不清?肯定是沒有引起重視;為什么引不起重視?老委員告訴我,不能人云亦云,要有理有據,最好說自己專業上的事,說自己熟悉的事。我有什么專業?我熟悉什么?岳陽是港口城市,城陵磯港是湖南唯一通江達海的港口,我在城陵磯出生長大,《城陵磯港史》我是主編,我不敢說是港口專家,可我熟悉城陵磯,熟悉城陵磯港,這怕是任何人都不可否認的。于是,我把目光定在了城陵磯上。當了一屆政協委員,提案寫了一些,大多都與城陵磯或城陵磯港有關,大會小會不知發了多少言,說來說去,就是離不開城陵磯。以至出現了這樣一個故事:那次高碧云主席參加我們小組討論,我因是資料員在做記錄,也就沒做發言的準備,誰知當一位委員在發言中提到城陵磯時,高主席笑著打斷那位委員,指著我說:"你說你的,城陵磯的事,望生等會肯定說。"全場人都笑了,我卻怔怔的,四十多歲的人還鬧了個大紅臉。

          記得那屆市政協與市人大籌備搞一個活動: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評議政府工作。人大派出的是市人大常委張明星(是否這個名字,記不太清楚了),市政協要我出陣。記得當時是徐陽生主任和吳建國副主任,指導我搞調研、寫發言稿。兩位主任叮囑我,發言要有政協特色,要講真話,做諍友;要做到調研細致,分寸得度,言必有據,言必有理;還要廣泛聽取各方面的意見,力爭有更廣闊的代表性。遵照兩位主任的指示,我走民間,訪專家,查資料,細分析,花了半個多月時間,終于寫出了發言稿,又在兩位主任的指導下進行了幾次修改,據說稿子送上去后,得到了有關部門的一致好評。這次活動最后不知為何沒有辦成,但我卻切實感受到了,要當好一名政協委員還真是不容易!

          我只當了一屆政協委員,雖然被評上了本屆的優秀委員,卻不知為何還是被罷免了。好在人過留名,雁過留聲,政協還記得我,我也就以此短文一是回報,二也是為我那短暫的政協委員生活做個小結吧。

          上一篇:【我與人民政協不解緣】胡勇:一枚徽章一生情

          下一篇:已經沒有了

          bbin体育有秒结算吗
            <b id="djohw"></b>
            1. <u id="djohw"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djohw"></b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u id="djohw"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云南快乐十分开奖 冰球突破5元一把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时时结果票控 四肖三期內必中一期 江西新时时怎么破解 刺激牛牛国产免费视频 东莞酒店小姐特殊服务 捕鱼天王街机正版官网下载 500彩票网快3 白小姐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新开奖结果记录表 扑克牌有什么玩法 济南快餐女一次 捕鱼天王怎么撒